2018年3月

法治课|新世相营销链接被微信封禁,多级分销是否涉嫌传销?

澎湃新闻记者 宋蒋萱

“原价199元营销课程1元起售,推荐给朋友购买可直接获得40%的现金奖励,每多一万人购买课程涨价5元。”3月19日上午,以“拉人头返利”为营销手段的“新世相营销课”销售链接在朋友圈被大量转发。根据新世相公布的课程收益榜单,截至10时23分,有网友已赚取上万元返利。

与此同时,该营销行为也引起部分网友的质疑,有网友认为已涉嫌传销。至当天中午12时左右,该营销课链接因多级分销行为违规被微信团队封禁。对此,新世相首席品牌官邵世伟回应澎湃新闻称,新世相接受微信关于多级分销的处罚,并立即进行了整改,此前参与活动的用户仍然可以提现。对于网友的传销质疑,邵世伟称该营销行为并未违反相关法律法规。

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律师丁金坤对澎湃新闻表示,上述多级分销,涉嫌违法。因为其以低价出售课程本身,主要目的是靠拉人头盈利,课程只是载体。此举可能涉嫌传销。

湖南金州律师事务所律师曹远泽认为,多级分级营销模式鼓励发展“下线”,“下线”越多返“佣金”越多,按照“下线”的销售业绩来返佣,属于《禁止传销条例》第二条规定的传销。新世相涉嫌传销,其属于金字塔顶端,其下线越多,获利越多,且已有人通过推荐朋友购买获利,可以看出其组织内部参与传销活动人员已达三级。相关部门应当透过现象深入本质,进一步规范互联网商业健康发展。

称推荐朋友购买可或40%现金奖励

推荐朋友购买可获返利,因多级分销被微信封禁

从起初“新世相营销课”的海报可看到,其称“推荐给朋友购买可直接获得40%的现金奖励,获得推荐现金奖励多的学员,按照影响力实时排名。榜单第一名奖励价值50万的新世相定制广告推送;第二名到第十名最高一万元奖金。

购买须知中写到,该产品为付费精品课,原价199.9元,1元起售,每多一万人购买涨5元,一直涨至恢复原价。购买成功后,即可永久性重复收听产品所有内容。

根据媒体报道,3月19日上午10时23分左右,该课程价格已涨至44.9元,新世相公布的课程收益榜单显示,网友“叶子姑凉”通过发展下线模式已经赚取佣金10593.5元,排名第二、第三的网友分别赚取4930.2元和4608.9元。

至3月19日中午左右,该营销课程销售链接被微信封禁。微信团队发布公告称,“微信团队严厉打击多级分销等违规行为,在《微信公众平台运营规范》等规则中也有明确规定。新世相通过多层抽成等方式,推广网络课程,违反了微信平台规则。目前微信团队已对相关公众号进行了处罚。希望大家严格遵守法律法规和平台规范,共同维护和谐健康的网络环境。”

根据微信公众平台《微信公众平台关于整顿新型多级分销欺诈行为的公告》,新世相违规行为属于“本质在于利用关系链发展人员,形成多级上下线关系,按照下线人数或者销售业绩计算盈利,与传销行为类似,一定程度上具有金字塔欺诈、庞氏骗局等特征。”

3月19日下午,新世相首席品牌官邵世伟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新世相已注意到微信对多级分销进行定义,并禁止此类行为,新世相接受处罚并立即进行了整改,此前参与活动的用户仍然可以提现。已经付费的用户,新世相会全力做好服务。新世相读书会APP仍然能够正常使用,想购课的用户可以直接在APP内购买。

3月19日晚10点,澎湃新闻打开新世相读书会APP后发现,上述营销课程显示已有96736人购买,课程最终售价定格在54.9元。

每万人购买课程价格上涨5元

每万人购买课程价格上涨5元

律师:分级销售或是传销变种

新世相课程的营销行为引起部分网友的质疑,有网友认为已涉嫌传销。对于网友的传销质疑,邵世伟称该营销行为并未违反相关法律法规。

对此,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律师丁金坤认为,传销本质是收人头费、分层级分配。传销是没有实际盈利产品的。传销赚的是下线人头费,即每发展一个下线,该下线所交的费用,按比例分给其上线、上上线直至顶层组织者,形成一个金字塔型的资金分配方式。就新世相营销事件而言,如果其资金流向显示出按照按层次提成,则涉嫌传销。

湖南金州律师事务所律师曹远泽则认为,新世相读书会通过在微信朋友圈分享二维码链接的方式销售营销类音频课程,本质上是通过返“佣金”的方式诱导微信用户进行关注、购买和再推广,即发展“下线”,属于多级营销模式。多级分级营销模式,鼓励发展“下线”,“下线”越多返“佣金”越多,按照“下线”的销售业绩来返佣,属于《禁止传销条例》第二条规定的传销。

根据《禁止传销条例》第二条,传销是指组织者或者经营者发展人员,通过对被发展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或者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或者要求被发展人员以交纳一定费用为条件取得加入资格等方式牟取非法利益。

曹远泽称,根据《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组织,其组织内部参与传销活动人员在三十人以上且层级在三级以上的,应当对组织者、领导者追究刑事责任。

“新世相涉嫌作为传销组织的一部分,是第一级发布者,是金字塔顶端,它的下线越多,它获利越多,新世相告知买家,买家分享出去,买家的朋友买了,买家得到收益,已达到三层级。”曹远泽说。

曹远泽认为,新世相读书会这一销售模式,扰乱了市场经济秩序,不排除具有金字塔欺诈、庞氏骗局等特征,相关部门应当透过现象深入本质,进一步规范微商行业健康发展。

[观察者网综合报道]美国《航空周刊》3月18日刊发文章称,美国防部先进技术局局长(DARPA)斯蒂夫·沃克称,他们正在加强对于美国潜在对手高技术领域进展情况的跟踪,以避免再次遭到潜在对手的“技术奇袭”(文章标题中称之为“斯普特尼克时刻”)。

据称1958年,苏联第一枚人造地球卫星“斯普特尼克”号发射升空,美国当时成立了国防部先进技术局(DARPA),以避免再次遭到对手“技术奇袭”,而且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60年后,DARPA仍在完成同样的工作,只不过现在他们发现,世界商业市场似乎正在成为美国军方完成这一任务的主要对手。

苏联“斯普特尼克”卫星升空极大刺激了美国

1958年1月31日,在“斯普特尼克”卫星刺激下,美国NASA紧急用“红石”火箭发射“探索者1号”卫星……作为回应

据称, DARPA现在的一个重要担忧是,随着商用电子技术、生化技术和人工智能技术的高速发展,以及这些技术军民两用的特性,中国和俄罗斯在高超声速武器、电子战和太空战方面可能会取得更快的进步。

DARPA的局长斯蒂夫·沃克表示,先进技术局目前并不负责研制针对普京近期宣布的一系列末日武器的对抗技术,这个责任是属于导弹防御局(MDA)的。但DARPA正推动美国加快发展高超声速武器,并且他们已经向导弹防御局提供了所有自身关于中俄技术能力所掌握的信息。

“相当长一段时间来,DARPA一直在在发展高超声速技术,”他说:“去年春天,我们找到国防部副部长,并向他汇报了关于美国和其对手在这方面地位的情况,并试图说服他将高超声速技术列为国家优先项目。”结果就是在2019财年预算中将大大提高这方面的投资——“虽然不是我们希望得到的所有东西,但这是一个良好的开局。”沃克说。

除了高超声速,DARPA还有其他关注的技术,随着太空环境日益具有对抗性,该机构认为,应该改变美国现有卫星系统的结构,目前美国过于依赖少数的高轨道(GEO)卫星,他们认为应该更多重视更廉价的低轨道(LEO)卫星。“我们希望用更庞大的低轨道星座系统取代少数的高轨道卫星。”沃克表示。

DAPRA设立了一个新的“黑桃A”项目,目标是利用商业卫星公司的能力,生产廉价的小卫星集群,利用它们组建星座系统,来获得持续追踪“数量极大的”目标的能力。“我们可以把我们感兴趣的载荷装到这些卫星集群上,它们具有更强的弹性,这些卫星发射起来很便宜,两三年之后就会被替换,”他说。

在发展电子技术、生物技术和AI方面,沃克认为美国并没有落后于其对手,但是DARPA仍然在这些领域花费了大量的精力,他说:“生物是一个快速进展的领域,中国已经在DNA测序方面投入了巨大的力量,建立本国人口的DNA数据库。他们有大量的生物技术创新公司。”

在这方面,DARPA的主要目标是发展发展供国土安全局使用的生物监控技术,希望通过快速检测到攻击和采取对策,来避免意外的基因编辑造成灾难,并对有计划的基因攻击采取对策,他们正在发展一种新的技术,让新的疫苗研制时间从几年缩短到几天。

在电子技术领域,他说,“我们并没有落后……但中国正在投入巨资,建立自己的基础能力。我们需要找到再次大幅领先的办法。”DARPA在这方面给出的答案是“电子复兴行动”(ERI),发展下一代工具和制造技术。“中国想要掌握现有的技术来建立自己的基础。而我们将要进入下一个阶段。”他说。

1985年美国英特尔公司推出80386芯片,这是美国在微电子技术领域全面超越苏联的标志性产品,苏东集团从此之后在这一领域再也无法追赶西方

1989-1990年,东德才生产出仿制80286芯片的U80601芯片,为时已晚,整个苏东集团已经轰然倒塌

ERI目前的重点是发展3D芯片,而现有的芯片都是2D结构。“我们将要进入三维时代,”我可说。这种革命性技术的优势是能够用更少的能耗,取得强大得多的计算能力。

至于人工智能,DAPRA的主要精力集中在他们称之为“第三波”AI技术上。“我们目前正处在‘第二波’时代,也就是像AlphaGo这样的基于统计学的学习系统。其训练是基于庞大的数据库,在有规律可循的工作方面它们优势很大,但仍然很脆弱。”我可说。

而“第三波”人工智能系统将能够进行“情境适应”,也就是说他们能够理解环境并能从中学习。

DARPA目前可以对外解释的AI项目是发展机器学习技术,它们将更加可靠,并且这些系统的决策将可以被人类理解和信任。

“我们希望让机器学习进步到能够解释自己的思路,并能够说明为何做出这样的决策。”他说。

在DARPA看来,普京最近展示的“末日武器”远不能和当年的“斯普特尼克时刻”相比。但他们还是表示,60年后,DAPRA将继续努力避免再遭“技术奇袭”,并试着给对手一些“惊喜”。

观察者网军事评论员表示,尽管DARPA方面在文章里给自己极力“洗白”,但美国最近遭到的“斯普特尼克时刻”,其实就是中国近年来在高超声速领域的“异军突起”。从2010年中国首次成功进行东风-21D导弹攻击海上目标试验后,2014年-2015年又完成8次WU-14高超声速滑翔实验,并率先在2017年底前完成首次实战化高超声速武器试射,可以说在这一领域首次取得了世界领先的地位。尽管这一领先目前还不能说是全面性的,压倒性的,但确确实实的是达到了“斯普特尼克时刻”。最近美国各界的反映,虽然都是以普京2018年初国情咨文演讲宣布的核巡航导弹等“末日武器”,但说到高超声速的时候,所有人真正在意的还是中国,可见其对此如芒在背。

DARPA这番发言,也表明了美国在高技术领域,已经很难如上世纪80年代一样,取得对苏联在各领域的全面优势。上文中DARPA所提到的所有技术,中国目前都已经开展研究,高超声速、低轨道微小卫星星座、3D芯片、生物技术、机器学习……都并没有能够唬得人一愣一愣的“超级技术”,在这种情况下,双方的竞争其实更多的就是看谁能在这些高技术领域投入更大的人力、物力,达到“尤里卡时刻”(关键性重大技术突破)了。中国和苏联的情况不同,我们并没有苏联式的“严重偏科”的技术和工业基础,在这些领域的投入也十分巨大,因此,这一轮竞争正处在一个“鹿死谁手,犹未可知”的时候,美国政治人士们张嘴就是要甩开中国一个时代——那未来他们的“斯普特尼克时刻”只怕不会只有一个两个了……

原标题:7年赚11亿!一根湖南的鸭脖,富了一批四川“学霸”

随着天气的转暖,夏天的脚步也越来越近了。在这个有世界杯的年份,鸭脖、啤酒等消夏食品预计又会迎来一波销售高潮。

随着这种原本只在夜市常见的食品逐渐成为人们宵夜的零食,一根小小的鸭脖也为很多人推开了财富的大门。

3月18日晚,来自湖南的鸭脖巨头绝味食品(603517.SH)公告宣布了大股东减持计划,其中九鼎系旗下的周原九鼎、文景九鼎和金泰九鼎三家总共拟减持不超过3240万股,占总股本7.9%。

每经小编(微信号:nbdnews)注意到,根据3月16日收盘价37.37元计算,考虑分红派息,九鼎投资总共在绝味食品身上实现了约11.04亿元的浮盈!

根据绝味食品IPO招股书,九鼎系和复星创投一起,于2011年3月增资持股。由于下手较早,九鼎系投资成本仅为1.17亿元。也就是说,在7年时间内,这笔投资的盈利达到本金的9.45倍!

每经小编(微信号:nbdnews)注意到,作为国内“四大PE巨头”之一的九鼎投资,是由几位四川“学霸”创立的。这个2007年只有1间地下室和2名员工的小公司,如今已成长为市值107亿元的庞然大物。

不过随着2017年三季报业绩暴跌,九鼎投资的股价最近也承受了相当大的压力。

7年回报接近十倍

根据绝味食品招股书,九鼎系旗下的这三家企业是最早进入的外部投资者之一。

2008年底,创始人戴文军等6名自然人出自3000万元成立了绝味食品。2011年3月,戴文军及其家族成员、部分高管等通过聚成投资、汇功投资、成广投资和富博投资增资5000万元,实现间接持股。

同一个月份进行的第二次增资中,复星创投和九鼎系旗下的周原九鼎、文景九鼎、金泰九鼎参与增资持股。

招股书显示,当时的投资方持股价格为13元/股,九鼎系三家公司共持有900万股,持股成本为1.17亿元。

每经小编(微信号:nbdnews)注意到,经过先后两次资本公积金转增,九鼎系三家公司的持股数量达到了目前的3240万股。

2017年5月26日,绝味食品对每股派送现金红利0.33元。2018年3月16日,绝味食品收盘价报37.37元。

如果以此计算,九鼎系三家公司在绝味食品七年间的投资回报达12.21亿元,扣除成本后实现浮盈11.04亿元!

绝味食品毛利率不敌周黑鸭

做鸭脖能赚大钱,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绝味食品、周黑鸭、煌上煌三家企业相继上市,被称为“鸭脖界的BAT”。

每经小编(微信号:nbdnews)注意到,从营收规模来看,绝味食品是卤制食品行业的绝对龙头,远远超过周黑鸭和煌上煌。从门店数量看,截至2017年三季度,绝味鸭脖线下门店数量为 8920家,也远超这两家竞争对手。

不过,依靠加盟制迅速扩张的绝味食品,营业收入过于依赖线下门店,同时利润率也远低于周黑鸭。

根据绝味食品发布的2017年业绩快报,去年营业收入为38.6亿元,增长17.98%;净利润5.03亿元,同比增长32.38%。虽然去年绝味食品销售增长势头喜人,但其净利率约为13%,仍处于偏低水平。

而根据周黑鸭发布的2017年中报显示,去年上半年实现营收16.2亿元,同比增长16.5%;期内溢利为4亿元,同比增长5.3%。虽然净利率相对下滑,但周黑鸭在2017年前6个月的净利率依然达到24.8%,接近绝味食品的两倍。

四川学霸创立九鼎投资

每经小编(微信号:nbdnews)注意到,作为 “私募第一股”的九鼎投资,其实与四川渊源颇深。

公开资料显示,九鼎控股实际控制人为吴刚、黄晓捷、吴强、蔡蕾、覃正宇,持股比例分别为35%、25%、22%、10%、10%。这5位实际控制人中,有4人来自四川。

▲黄晓捷在2017宾大沃顿中美峰会金融专场发言 视频截图▲黄晓捷在2017宾大沃顿中美峰会金融专场发言 视频截图

公司董事长吴刚是四川巴中人,西南财经大学会计系研究生毕业,其弟弟吴强也毕业于西南财经大学。曾经是“新三板首富”的吴刚在创立九鼎投资之前,曾在全国招考中以第一名的成绩进入证监会任职。

另一位四川人黄晓捷也是学霸式人物。黄晓捷2001年以第一名成绩考入人民银行研究生部。2005年,他再考研究生部博士,依然获第一的成绩,获称“五道口双料状元”。此外,曾任四川中铁信托董秘的蔡蕾是四川江油人,毕业于四川大学。

2007年,昆吾九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前身在北京中关村成立,法定代表人为黄晓捷。

2014年4月,九鼎投资登陆新三板,成为第一家登陆新三板的私募股权机构。

2015年底,昆吾九鼎通过收购中江地产,实现了借壳登陆A股主板市场。

在投资业界,九鼎团队以勤奋工作的精神著称。新华网的一篇报道曾经形容,九鼎的几位创始人“早晨9点到办公室,5点下班,7点开项目评审会,12点开合伙人会议,一开就到凌晨两三点,还不影响次日上班”。九鼎的员工也曾千里迢迢地赶到一个偏远山区的养猪场,蹲守数月之久。

在这种精神的支撑下,九鼎的投资版图迅速扩张。截至2015年5月31日,昆吾九鼎累计管理基金认缴规模332亿元,实缴规模235亿元,投资企业241家。

根据九鼎投资年报,2016年营业收入为16.4亿元,净利润6.3亿元,实现内部收益率(IRR)43.76%,净资产收益率43.91%。

不过,九鼎投资的2017年三季报业绩却出现大幅下滑。

2017年1-9月,九鼎投资营收4.56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55.18%;净利润1.35亿元,同期下降50.72%。

对于业绩下滑,九鼎投资表示主要原因来自于两方面:一方面是公司前三季度在管基金所投项目退出收回金额同比减少,项目管理报酬下降;另一方面是因为公司参股财务型投资所对应的上市公司股份的减持,较上年同期减少。

▲九鼎投资过去一年间的股价走势▲九鼎投资过去一年间的股价走势

此公告发出后的2017年10月30日,九鼎投资跌停,报收29.02元;10月31日,九鼎投资继续暴跌4.72%,两天共蒸发了15亿市值。

责任编辑:张玉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