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关于我们 >

东航物流混改路:四年前开始探索 连身家性命都

  东航物流的混改路

  洪宇涵、沈怡然

  “连身家性命都压上去了。”6月19日,入梅的上海雨势不小,在上海国际机场宾馆里,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600115.SH,下称东航)董事长刘绍勇谈起东航物流混改这几年的历程时颇为感慨。

  2014年首次取得盈利,2016年从东航股份剥离,2017年成为首家进行混改的国有航空运输企业。打开东航物流近年来的时间轴,其前进的每一步都在挣脱航空物流领域“十年九亏”的怪相。

  时间倒回数年前,东航物流货运业务收入占东航股份整体营业收入比重较低,并且呈下降趋势。随着全球货运市场景气程度降低,国际主流航空公司开始逐步退出或缩减全货机业务。

  另一方面,民营快递公司也对航空物流领域虎视眈眈。得益于跨境电商的发展和消费升级,物流产品在今年来开始高端化,对时效的要求越来越高,航空物流逐渐成为圆通、顺丰、申通等民营快递公司们的兵家必争之地。

  2017年6月19日,东航集团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旗下的东航物流将引进四个新股东,东航成为首家进行混改的国有航空运输企业。混改之后,联想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联想控股)、普洛斯投资(上海)有限公司(下称普洛斯)、德邦物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德邦)、绿地金融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绿地)等四家企业、及东航物流核心员工成为东航物流新持股方,将分别持有东航物流45%、25%、10%、5%、5%、10%股份。

  斗转星移,“酝酿四年”、“谈了一百多家公司”的这场混改让一度深陷危机中的东航物流摇身变成了资本的宠儿。

  各展所长

  “其实东航物流从四年前就在探索混合所有制的改革,”东航物流总经理李九鹏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据了解,东航物流从2012年起就启动“天地合一”的转型战略,“后来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一直没有做成,但是我们早就有这样的准备和想法,今天天时地利人和,机会来了。”李九鹏说。

  目前已经实现三年连续盈利的东航物流,已成为中国民航业第一个转型为现代航空物流服务集成商的国有航空运输企业。正是在东航物流的转型基础上,2016年9月,国家明确了首批混合所有制改革“6+1”试点名单,东航物流由此成为民航领域首家进行混改的试点企业。“以前亏损,到2014年开始盈利,盈利之后开始慢慢遇到一个发展瓶颈,我们很希望借助这次改革形成新的竞争力,真正在市场中进一步发展。”李九鹏坦言。

  三大航2016年业绩创6年来新高,与之形成巨大反差的,是航空货运公司多次转型失败,正陷入“十年九亏”的境地。

  货运公司的瓶颈在三大航中普遍存在。据华泰证券统计,以国航为例,其2016年,货运周转量和收入占公司比重均不足10%。虽然经过近几年以机型调整为主的降本增效,加上油价处于低位,航空货运业务基本实现扭亏为盈,但行业龙头公司——三大航的货邮载运率依然不足55%,运价仅为约1.2元/吨公里。“货运公司原有商业模式已经完全不适应物流行业的消费需求了”,资深民航专家李晓津称,从国外航空公司来看,不论是新加坡航空还是国泰航空、美国航空、达美航空,这些航空公司的货运业务一直被定位为航空公司的辅助产品,也越来越成为一个矛盾的产品;反之,联邦快递,通过买飞机来做航空物流,转型发展却很顺畅,可以看出,专门做航空货运本身没有成功的案例,只有转型成快递,才有好的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在本次混改的方案中,东航集团放弃了绝对控制权,持股比例为45%,另外55%的股权由联想控股、绿地集团、普洛斯、德邦物流和东航物流核心员工持有。

  “东航物流的混改希望实现真正的改革目的,建立市场化机制的体制,增强企业活力。在股权市场上,很多民营资本希望能够入股东航物流一定比例。这次东航物流没有像之前的一些国企,坚持51%的控制权,主要是想更多让民营资本进入。”东航集团总经理马须伦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东航物流启动混改后,引起资本市场的极大关注,有一百多家企业前来和东航接触过,“我们开玩笑说,股权都不够分了”。

  最终,东航选定了联想控股、普洛斯、德邦和绿地集团这四家作为战略合作伙伴,挑选的标准是这些企业在行业中处于领先地位,与东航有资源互补,能够产生协同效应等。李九鹏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四个投资方中,联想、普洛斯与德邦属于战略投资方,绿地集团则属于财务投资方。东航物流的四个投资者都是各自领域非常优秀的企业;四家企业分别有不同特点,这些特点能够与东航物流的发展相匹配,能够与东航物流产生优势互补的效应;同时还能够与东航物流产生战略协同效应。四家公司分别涉及第三方物流解决方案、快递快运业务服务商、金融、物流地产等多个方面,对于东航物流今后的发展有很大的助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