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关于我们 >

关于生活的成本

  我想,“成本”一词应该源自经济学,本该与生活没有太大的关联,可是时至物质文明比较发达的今天,“生活”与“成本”早已成了“一条道上的兄弟”,不知他们会干些什么惊天动地的“勾当”,只怕他们常常会让我们这些草根们有窒息一般的感觉。或许,我们真的别无选择。

  随着在房贷合同上签下自己的大名,我才发觉今后不得不像个经济学家一样,静心地做好成本核算。15万的总数,970元的月供,终于将我打造成一个新“房奴”。得到了一个聊以自慰的空壳子,而我却永远失去了经济上的“自由”。

  我不知道自己的此举是对还是错,或者值不值得。可能正像古人所言的那样——“置之死地而后生”,又或许自己真的没有时间去思索这个问题。只是从双亲的惊恐中,我才有了更加清醒的认识:生活的成本是多么的昂贵!所幸的是生活的成本与收益不再总是失衡,毕竟自己的房子已经涨了三、四百元一个平米。

  诚然,生存、生活、生命,都可以被“成本”用来作为定语。于我而言,可能暂时不再需要为生存过多地忧虑,但又尚未能为享受生命而沾沾自喜,所以我选择用“生活”来修饰“成本”。而现实生活中,有多少人在为了生存而付出沉痛的代价。时至今日,记忆中全国2600多万贫困人口的数字只下降了300万。以前,我从中央台的《新闻调查》栏目中,知道了仅重庆就有1000万人口面临缺水的问题,当“饥”的困难挥之不在时,“渴”的危胁却悄然来到了我们的面前。为了获取一点点生活用水,有多少人要在漫漫长夜里走过漫长的崎岖山路。

  写到这里,才越来越觉得“生活的成本”是一个多么沉重的话题。虽然心里会有些许的忧郁,但我们却不能以忧郁为然,因为忧郁仅仅忧郁,它不能解决任何问题。自己的生活还要靠自己来进行核算,进行安排。

责任编辑:忧郁的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