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现场游戏 >

网络直播底线失守:有人直播跳楼喂奶有的内容涉黄

原标题:网络直播底线失守:有人直播跳楼喂奶 有的内容涉黄

  内容涉黄宣传招摇,未成年人易沦陷其中

  随着即时直播软件的兴起,不少曾经火爆朋友圈的延时类直播软件优势已经不再。这也意味着,直播平台正在经历大浪淘沙的过程。

  “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在国内提供互联网直播平台服务的企业超过300家,且数量还在增长。”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有关负责人此前向媒体公开透露。

  有些直播平台逐渐成为黑色交易集散地。伴随着直播平台衍生出的分享QQ群、赌博、诈骗等也开始活跃起来,许多地下涉黄直播平台为了躲避监管,每隔一两周就会更换一次平台名称。而网络主播和观众通过QQ群、微信群等第三方平台的联系,可以及时转入新直播平台。

  记者采访获悉,有些直播平台观众鱼龙混杂,并有向低龄化发展的趋势。沈阳的王女士曾公开发帖表示,其00后的弟弟痴迷直播,白天上课睡觉,凌晨两三点钟观看直播,且手机上装有数个直播软件。趁弟弟不注意,王女士随即点开其中一个,发现均有主播裸露身体做不雅动作的画面,并不断向观众索要礼物。“希望国家能够对涉黄直播加大打击力度。”该女士呼吁。

  “网络直播中未成年人的保护问题要特别引起重视,可以建立网络直播分级制度。”朱巍建议,在各大直播平台可以设立允许未成年人进入观看的区域和禁止未成年人观看的区域,可以考虑按年龄段划分未成年人可以观看的直播内容,甚至对每日观看的时长进行严格限制。

  针对未成年人三观尚未完全形成、具有较强的模仿性的特质,王天毅不无担忧地说,一旦看多了负能量“爆棚”的直播,未成年人很容易在遇到挫折或者面对困难时受到一定的诱导,甚至走极端,这种负面的社会影响不可小觑。他建议,可以通过接入直播平台实名认证等方式完善防沉迷系统,家长和学校也要加强对未成年人的教育,必要时可以开设法律课和兴趣班等丰富未成年人的文化生活。

  骤然收紧的监管与自省式净化齐发力

  从2016年9月起,网络直播领域的监管骤然收紧。

  2016年9月9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发《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重申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机构开展直播服务,必须符合《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和《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业务分类目录》的有关规定。

  2016年11月4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了《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该规定主要实行“主播实名制登记”“黑名单制度”等强力措施,且明确提出了直播平台“双资质”的要求。

  2016年12月12日,文化部印发《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管理办法》,对网络表演单位、表演者和表演内容进行了进一步的细致规定。

  大量新规的出台,让火爆的网络直播业经历了一场全行业的道德校准。今年4月,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会同有关部门关停了“红杏直播”“蜜桃秀”等18家传播色情淫秽内容的直播企业。5月,文化部处罚了“一直播”“在直播”等10家纵容主播传播非法内容的企业。

  有人认为,网络直播行业将因此面临一次大的洗牌,但朱巍认为,事实上效果或许并没有那么明显,大量的打法律擦边球以及触犯法律红线的直播依然存在。从业人员素质低和内容低俗依然是网络直播的两大硬伤。

  “网络直播平台可以多吸纳有积极向上原创内容的主播入驻,严厉打击炒作、突破道德底线获取关注的直播乱象。同时也要明确网络直播平台应该落实的主体责任,应当配备与服务规模相适应的专业管理人员,建立健全信息审核和信息安全制度,完善值班巡查、应急处置等管理措施。”朱巍告诉记者。

  面对相关部门的规定密集出台、严加管控,企业逐渐开始了“自省式净化”。

  记者发现,现在打开映客的任何一个直播间,在直播画面左下方都会看到直播消息:“我们提倡绿色直播,封面和直播内容含吸烟、低俗、引诱、暴露等都将被屏蔽热门或封停账号,网警24小时在线巡查。”除投入大量的人工成本外,有些网络直播平台通过技术研发,掌握了一套更加快捷的管理技术,并将其应用到了直播的管理中。

  “传播行业只有一个东西在变化,就是效率在变化。”在中国传媒大学文法部副学部长王四新看来,不能因为直播的负面影响就否定其给社会传播方式创造的价值。“对于直播来说,有关部门的监管往往是滞后的,需要经历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因此,应当避免矫枉过正,否则会遏制整个行业健康发展的态势。”